林峰:国际象棋纵横谈 托尔斯泰与国际象棋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专栏/ 林峰

林峰:国际象棋纵横谈 托尔斯泰与国际象棋

  趣闻轶事编

  “年轻时下棋可以锻炼思维能力,加强记忆,培养坚强的意志;中年时下棋,是一种快乐和美的享受;到了老年,下棋则是一种最好的休息了。”

林峰:国际象棋纵横谈 托尔斯泰与国际象棋

  列夫·托尔斯泰(左)在弈战中

  以上是被誉为“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的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弈棋观。

  托尔斯泰自幼喜好国际象棋,并把这个爱好保持终生。在大学读书时,他把下棋作为锤炼智力的必修课,每天坚持用3小时来钻研。

  在他成为一名军官时,结识了一位名叫乌鲁索夫的棋友(数学家兼当时俄国最好的棋手之一),两人经常对弈,这使托尔斯泰的棋艺大有长进。在军队供职期间,有一次他因下棋至深夜,翌晨未去值勤,而被指挥部关了禁闭,并取消已决定授予他的十字勋章。在克里米亚战争期间,他的好友乌鲁索夫受其爱国热情的感染,竟天真地向上级提议,向英国人挑战——下一盘国际象棋,以胜负决定一道数度易主的战壕的归属。

  1857年,托尔斯泰侨居国外,他经常同另一位文豪屠格涅夫切磋棋艺。每次他们见面,必先手谈数局,然后才探讨文学上的问题。经屠格涅夫介绍,他还参加了当时的“彼得堡棋艺研究社”。

  莫斯科音乐学院的钢琴家阿·戈利坚维泽尔教授是托翁的老棋伴,他在回忆录中曾这样写道:“他总是想方设法地进攻,故经常赢棋。在弈棋时他虽缺少机敏和迷惑性,但仍是谨慎和难以对付的好手。在紧急关头,当他自认为的一步好棋被瓦解时,就会懊伤不迭,用手搔着脑袋,大叫起来,以致使不知实情的人感到害怕。但是,当他进攻得逞时,又会显露出真挚的喜悦。伟大作家的这种性格从小一直保持到晚年。”

  1894年,66岁的托翁想撇下巨著《复活》的写作,专程前往莫斯科观看拉斯克和斯坦尼茨的世界冠军对抗赛,经朋友力劝才怏怏作罢。

  1895至1896年,著名的作曲家和钢琴家斯·伊·塔涅耶夫也成了托翁的棋友,他们之间还曾有过这样一条君子协定:如果作曲家输棋,他得用钢琴演奏一曲由托翁点名的短曲;而如果托翁败北的话,他将随意朗诵一段自己著作中的诗文。

  自1908年起,托翁常年居住在亚斯纳亚一波利亚那。那些拜访他的座上客都成了他棋枰厮杀的对手。其中英国人埃·莫德(托翁作品的译者及其英文传记的作者)曾回忆道:“当他失算时,会不由自主地大声叹气;当他赢棋时,则会流露出真挚的喜悦,并说:‘我惭愧地承认,我乐于赢棋’。”

  托翁在日记和给其妻子的信中都曾说到:“我爱下国际象棋,因为这是一种很好的休息。虽然它要我们动脑筋,但别有情趣。我一生不可能没有国际象棋、书籍和打猎。”托翁在他的名著中有多处写到了国际象棋,他用棋局来解释拿破仑兵败莫斯科城下的道理,意味隽永,耐人寻味。

  根据一本波兰人写的棋史上记载,托尔斯泰还是一位很有天赋的战术棋手。托尔斯泰在自己的日记里,写下了这么一句警言:“不应全力于取胜而应创造有趣的组合。”托尔斯泰的棋艺是从真正有才华的棋手们中间磨练出来的。在塞巴斯托波尔围攻战期间,托尔斯泰与谢尔盖·S·乌勒索夫王子下了好多局棋,而那位王子是19世纪俄罗斯最强的棋手之一。

  托尔斯泰的有些棋局保留至今,其中一局是他年逾80与他的传记作者埃·莫德所弈。从中可发现,宝刀未老,风姿不减当年,他晚年仍保持有清晰的思辨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