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专栏:爱因斯坦自认棋盲 罗素为数学放弃国象

  原文来自: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专

  栏

  / 林峰

林峰专栏:爱因斯坦自认棋盲 罗素为数学放弃国象

  趣闻轶事编

  有一条不成条文的规律,哲学家、科学理论研究者中虽有不少棋艺爱好者,但高明者却寥若晨星。不难设想,如果把主要精力花在沉思相对论或科学原理上,那么花在车、马、象等残局上的时间就不可能太多了。

  爱因斯坦自认为是位棋盲:“我不是一个棋手……我应该承认我并不喜欢这种在高度智慧游戏中的激烈搏斗的精神。”

  贝屈莱特·罗素在18岁时放弃了国际象棋,以便更好地集中精力到数学上去。亨利·波因凯尔(185一1912),这位世界上最辉煌的数学家之一,自认为是“没有前程的棋手”。

  计算机国际象棋之父和机械智力之先驱艾伦·托林是个劣等棋手,国际大师哈莱·哥龙贝克甚至让他一个“后”仍能击败他。艾伦·托林发明了“跑屋棋”,他和大卫·切帕诺(一个电子琴作曲家)弈棋时,每走一步棋,就跑屋一圈,如果在对手下子前跑到原位,则可再走一步,与其说是棋手,倒不如说是一个“好跑手”。

  肯·汤普逊是杰出的80年代早期的国际象棋计算机“美人”的程序设计者,然而不可思议的是,他承认他从不下棋!

  另外,历史上一些伟大的哲学家们(马克思除外)一般也都棋道并不高明。这些人虽拥有对法国大革命产生影响的头脑,但对国际象棋也并不全都管用。

  让·雅克·卢梭(穿着皮帽、皮衣弈棋)曾经决心通过努力去掌握国际象棋。经过好几个月的勤学苦练,他重新回到他所爱好的咖啡馆——摄政咖啡馆弈战。然而,可笑的是,这位18世纪法国最聪明的头脑却被一位普通头脑(一名一般棋手)打得落花流水。据说当卢梭在摄政咖啡馆下棋时,观者如云,门外还有一大群面孔站在橱窗上观战。他们并非被卢梭的棋艺吸引,而是出于好奇或者想一睹风采。

  卢梭的同代文人但尼斯·狄德罗宣布他自己不可能贯通国际象棋,只能放弃比赛从而旁观。伏尔泰(曾和弗德烈大帝进行通讯赛),这位卢梭的文友和棋友同样棋艺不精,他抱怨说,有个名叫亚当的神父,这个蠢家伙居然把他杀得大败。

  看来思想家们下棋只是随意玩玩而不求甚解,由于棋艺太难精,要想炉火纯青,花费代价太大,对他们是得不偿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