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原:机缘巧合成为张新军的球童,让他不再迷茫

刘原:机缘巧合成为张新军的球童,让他不再迷茫刘原(左)和张新军

  刘原没有时间聊太多,他正赶去帮朋友的一个忙。

  中国选手白政恺出人意料地成为了光辉国际巡回锦标赛的第一候补,但他没有球童。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他的好朋友刘原,刘原很乐意帮这个忙。

  “他没想到本周他会有机会参赛,”刘原说,“我今天早上才收到他进入参赛阵容的消息。”

  现在,刘原正在去往杰克逊维尔机场的路上,赶飞往印第安纳州纽堡的飞机。带他去机场的是他的妻子,后排座位上的,则是他们18磅重的狗狗,巴克莱。

  最近几年,刘原的生活一直很顺利,他作为张新军的球童有着不错的收入。上周,33岁的张新军成为了第一位参加联邦快递杯系列总决赛中国大陆的球员,而刘原正是他的球童。尽管他的赛季在宝马锦标赛之前就结束了,但张新军和他的团队仍对未来感到期待。

  这至少让刘原有了几周的宝贵假期,但他最终还是决定为白政恺背包。

  因为,为什么要在现在停下来呢?

  “高中毕业后我有点迷茫,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刘原说 。“然而我现在却在美巡赛上当球童。我从来没想到我的人生会因为一次去看医生的经历而改变。”

  在展开说这件事之前,先让我们了解一下刘原。刘原出生在成都,在10岁之前就已经移居美国了,虽然在短时间内他无法在美国扎根,但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学习一门新的语言,这也是他成为美巡赛球童的敲门砖。

刘原:机缘巧合成为张新军的球童,让他不再迷茫刘原(左)和张新军

  刘原现在与他的母亲托米和继父格伦·斯塔福德一起生活在佛罗里达州的奥兰多,他也在这里开始了他的高尔夫生涯。他的继父不仅是阿诺德·帕尔默邀请赛举办地湾丘高尔夫俱乐部的终身会员,而且在刘原小时候,因为继父工作的关系,他们经常可以出入球场18号洞附近的包厢,这使刘原有足够机会去接触这项运动。

  但在那时候,这并没有引起他对高尔夫的兴趣。

  “我经常会去现场看比赛,也在小时候去过很多高尔夫训练营,但是我从来没有对这项运动产生过兴趣,”刘原说。“显然,这项运动学起来很难。我小时候确实接受过一些教练,但是我从没有真正喜欢上这项运动。”

  但这一切都在那一次医生预约中改变了,当时刘原仍对他的人生十分迷茫,因为高尔夫并不适合他,但却很适合他的好朋友冯思敏,冯思敏在2015年成为中国大陆第四位获得美国女子职业高尔夫巡回赛(LPGA)全卡的球员。

  “她当时需要去看医生,所以我开车去送了她,路上我们聊了很多,”刘原说,“她说我应该去从事高尔夫相关的工作,并告诉我以我的性格会很适合。当时我不知道要去做些什么事,所以我就去奥兰多的美国高尔夫学院学习,毕业后,我在TPC锯齿草找了一份球童的工作。”

  不久之后,冯思敏的家人为刘原提供了另一个工作机会。他们的朋友张新军要在奥兰多参加光辉国际巡回赛的资格赛,张新军当时仍在学习英语,他需要一位会英语又会普通话的人协助他。

  “我们一起玩了几天,还一起打了球,”刘原说。“我告诉他,如果他能晋级,我会在周末回来看他。最终他打得很好,所以我们一起出去庆祝了。

  “我记得他一直在说,为参加在巴哈马举办的光辉国际巡回赛找一个球童特别难,也特别贵,”刘原继续说到,“我就说,‘哎呀,如果你需要球童,找我就好了,我完全可以。’”

  随着张新军的不断努力,他们的关系也进一步巩固。从那以后,刘原一直是张新军的球童,也陪伴第一次在美国征战的张新军渡过了许多困难的时刻,虽然张新军在2018赛季获得了美巡赛的参赛资格,但在28场比赛中,张新军仅有12场比赛能够晋级,他也因此失去了下赛季美巡赛的参赛资格。

  “我一直都和他在一起,”刘原说,“现在回忆起我们在光辉国际巡回赛的第一个赛季,还是会觉得很难。即使他拿到了参赛资格,但有一段时间我们很多比赛都没能晋级。有时候哪轮比赛打得比较差,我们会一起回到酒店。那一年太困难了,我经常会想放弃,我承认,真的艰难。”

  但是张新军并不是唯一一个在巡回赛中学习的人。

  “当时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刘原笑着说。“那段时间我做的,只是背着球包,告诉他这个洞的码数,我也经常会弄错。那一年真的很难,不过我现在可以做的更多。”

  刘原和张新军一同在美巡赛上学习,在本赛季秋季赛季的两次前十,和纪念高球上的T10、3M公开赛上的T12,让张新军首次获得联邦快递杯季后赛的参赛资格,这是张新军在首个赛季挣扎之后的强势回归。

  现在,随着2020-2021赛季来临,张新军面临着新的困难,他的挥杆教练由于疫情至今还没到达美国。这意味着刘原要比以前承担更多的责任,而他已经准备好迎接挑战。

  “由于他现在还没有教练,我们也讨论了很多解决的方法,”刘原说,“所以我只能将我看到的告诉他。”

  正如刘原所说,对于一个曾迷失过的人,这是很大的转变。

  “这太疯狂了,”刘原仍难以相信,“我凭借着那一点运气走到了现在。”

  但真的只是运气吗?还是天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