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贵州的网红景点滴水滩瀑布。

  相信大多数人了解到“瀑降”这个活动,是从日前两位“驴友”的意外身故开始的。

  此前有媒体报称,23日,来自湖南、重庆等地的多名户外运动爱好者相约挑战贵州的网红景点滴水滩瀑布,当天有两人在瀑布速降时被困于瀑布上。经过40多个小时的救援,被困者均被救起,却已不幸遇难。

  25日,救援人员通过牵引绳将2人遗体运送至瀑布对岸,并集体为遇难者默哀。一位救援人员哽咽着讲述说,第一次见到这么惨的场面,遇难者被岩石撞击,全身多处青紫。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官方通报。

  近年来,因户外探险而发生的意外事故已不罕见,但如此令人唏嘘,甚至令救援者都哽咽情形却也并不多见。这让“瀑降”初被人们所知时,就散发出“恐怖”的信号。

  顾名思义,瀑降,就是在悬崖处沿瀑布下降。听起来并不复杂,但实际上,“瀑降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资深户外运动教练,也是中国最早一批瀑降接触者大刘这样感叹。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救援者哽咽讲述营救瀑降遇难者。

  迷人的危险

  “瀑降最吸引人的的地方,我不认为是什么挑战自己,或者是寻找刺激,而是跟随瀑布从天而降,全程感受瀑布的所有冲击和美感。”在大刘看来,瀑降的独特吸引力在于这项运动让人真正地参与到了风景当中,跟随瀑布一同向下。

  北京体育大学户外运动教研室主任布和介绍说,这一运动除了高度带来的刺激,更能在获得运动快感的同时,欣赏水流、植被景观等独特的自然环境。

  然而这迷人之处也正是瀑降的风险所在。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事故现场。

  危险首先来源于流水环境带来的不确定性。水的流动会使瀑降附近的地貌时刻变化,因此即使你曾经无数次在同一个地点瀑降,每一次,都可能是新情况;而在下降过程中,一方面下降者要经受水流的撞击,从而影响技术动作。同时,冰冷的山涧水随时有可能造成人身体失温,造成心脏骤停;不仅如此,水流中携带的石块、树枝等随时都有可能击中瀑降者,带来危险。

  “一旦发生意外,很容易造成窒息,留给瀑降者应对的时间只有1分钟左右。”大刘这样强调。

  他还提出,从技术角度说,前期的锚点设置,对于现场环境的判断以及现场的清理都会对安全性带来影响,瀑降运动要求下降者掌握成熟速降、攀岩技术以及绳索技术。也因为这些危险性,瀑降者需要配备专门的瀑降设备,如头盔、潜水服等。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资料图:瀑降爱好者。杨华峰 摄

  然而这还只是风险来源的一部分,布和提出,对于瀑降来说,还存在很大一部分的“主观风险”:“大家都感觉装备差不多,也都是从高处向下降,从岩壁下降与从瀑布下降,可能是一样的吧。”

  一方面,由于其运动形式的相似,很多人会以个人速降经验来衡量瀑降的风险,忽视其从运动从装备到运动技术的特殊性。因此布和指出:“对这个项目不是很了解的话,无论是教练还是队员,都容易把它想的太简单了,就忽略了水流、天气、气温的影响。”

  不过,两位驴友的落难似乎不能仅仅用“这项运动太危险了”作为解释。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资料图:悬崖瀑布。 杨华峰 摄

  落难的驴友

  在先前的现场视频中,能看到事发点滴水滩瀑布的水流中间位置挂着两个一动不动的人影,湍急的水流倾泻而下,水流中依稀可见人影悬在瀑布半空,被水流冲刷着。

  据了解,遇险驴友为一男一女,男性将近70岁,女性36岁左右,分别被困于瀑布约140米处和60米处。

  针对二人遇难一事,8月24日下午,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官网通报称,经初步核实,两名被困人员与其他4名队员(其他4人安全)共6人,一起到关岭县关索街道办滴水滩瀑布进行探险活动,2名探险队员沿滴水滩瀑布第三层(高130米),往下速降,被困于瀑布半中央。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遇难者位置。

  至于事故原因,目前并没有没有官方说法。不过从业人士通过现场画面和流传信息做出了自己的推测,最终指向都表明,这是一次准备与执行都不标准的“冒险”。

  布和指出,以事后的角度回看,如此高风险的运动,本应有资质合格、有风险处理能力的领队跟随,不过,显然6位驴友中没有人具备这种资质。布和还提到,“报道中看到女性遇害者4年前曾经玩过”,他提醒说:“且不提4年前她达到了什么样的水平,至少对于户外的器械操作来讲,4年是一个很长的周期了,几个月的间隔都会变得很生疏。”

  而大刘的关注点则更为细致:首先,两名遇难者未穿着瀑降应当配备的短袖潜水服,证明这并非一个专业的瀑降队伍,另外,作为首位下降者,女性遇难者随身携带了过多的装备。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资料图:瀑降活动中下降者并不随身携带过多装备。

  “绳索运动有一个规则,就是谁布的绳子,谁第一个下,这是一个永远不会更改的规则。而这个布绳的人应该是团队当中经验最丰富的一位,他先下去,一是为了检查绳索安全,二也可以判断水流。不过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们打破了这个规则,这位女性遇难者一定不是经验最丰富的那个。”大刘这样说道。

  同时他判断,男性遇难者几乎可以确定是为营救已经被困的女受害者而下降。“因为通常瀑降是一个人成功下降后,接着一个人开始,而不会两人同时下降。”只是最终营救失败,二人双双殒命。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同行者接受媒体采访。

  他还提出了极为重要的一点,事发前贵州境内经历了大雨,大量降水必然导致瀑布水量上涨,同时也会让水中的碎石和树枝等杂物变多,增加危险。

  从这个角度来讲,这次瀑降行动,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进行。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同行者也承认此次装备并不完善。

  探险还是冒险

  根据最新报道,同行者称,他们不熟悉山路,抵达瀑布时天已快黑,因未携带光源,“瀑降”下山最快,便决定挑战。

  如此说来,与其说这一行人是来探险,更准确的用词,应该是“冒险”。

  “因为冒险可能成功的概率不高,你掌握的情况是很少的;作为探险来说,我们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和计划,所以是很保险的。”布和解释到。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资料图:瀑降瞬间。

  同样,大刘也提及了类似的概念:“探险是什么?是你具备了一些最基础的技能、必要的装备,然后才去开展这项运动;而所有的冒险一定来自于你的装备不全、技能不全,但是你强行去做、去尝试。”

  这也是如今户外探险运动或极限运动事故多发的重要根源。

  尽管如此,布和认为,这是中国户外运动发展的一个必由阶段:“其他户外运动发达的国家同样是从这个阶段走过来的。”在他看来,随着人们体育意识的发展,对于体育的需求也在提升,而户外运动探险的兴起则是人们的体育需求和体育参与向纵深发展的体现。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

  在马拉松日渐普及以后,越野跑等户外跑步运动也主将被人们喜爱。资料图图为选手正在沙石路面进行比赛。中新社记者 马铭言 摄

  布和认为,随着这类事故的出现,必然会让人们安全意识有所提升。因此从专业角度讲,户外运动需要做的就是打造一个更加精细化的行业体系。从面向爱好者的技能培训,到教练、向导的资格认证,逐步建立起一个更细致精准的行业体系。

  而从实践的角度,大刘则呼吁建立更完善的法律法规体系,为户外运动提供更细致的规章制度,以规避风险:“可能参与运动的门槛会因此提高,但是对于这项运动的发展是有好处的,同时也能够尽量减少无谓伤亡。”

瀑降之殇:两条人命的悲剧 一场不该开始的冒险

  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他介绍说,目前中国已经有不少省份对于户外探险活动启用了报备制度,但并非全部。大刘回忆说,他也曾到过此次事故的事发地贵州滴水滩瀑布。由于尚未开发,这里还是一片“野地”,并没有报备制度覆盖。

  据了解,滴水滩瀑布是一处“网红”景点,曾经有多人在此挑战瀑降打卡。但滴水滩瀑布没有开发,此前,关岭县网信办一位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此事发生后,政府部门会加强该区域管理。(作者 李赫)

  [编辑:孙静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