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第七轮和武汉卓尔的比赛,天津泰达险些拿到本赛季的首胜,但后来先失一个点球,接着是一个有争议的角球导致再丢球,让泰达不仅一分没拿到,甚至还输掉了比赛。

  从球员在这场表现出的比赛态度和精神面貌、教练组的应对来看,泰达最后的输球,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意料之中——说意料之中,是因为泰达在之前的比赛中的确没有表现出竞争力;说意料之外,是指过程,泰达表现出了异于过去的积极一面,尤其是上半场。

  为什么会这样,记者从手中的这几轮比赛数据中,可以解读泰达之困在哪,新教练组作出的变化又是怎样的。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从前五轮比赛的情况来看,泰达的问题主要集中为锋线无法进球,导致后防压力过大而防线大开,过多的中后场倒脚被对手抓住反击机会,在这个过程中,球队原本薄弱的体能环节也被放大。乔纳森、阿奇姆彭在王宝山接手之前,只有一场比赛有过同时出场记录,但两人触球较少,也难以和前场的国内球员形成连接,无法制造威胁进攻。在第七轮和武汉这场比赛之前,泰达队的四粒进球全都来自于后防线球员。解决了进攻问题,似乎其他问题都能很快得到缓解,在王宝山带队的两场比赛中,先解决进攻问题,也成为了他的首要工作。

  相比以往过多在本方后场控球、倒脚的表现,泰达在近两场比赛中增加了在对方半场的控球率,第六轮和青岛比赛中,双方在对方半场的控球率之比为48%对31%(泰达在前),和卓尔的比赛则为41%比37%(泰达在前)。在对方半场的控球率在增多,而全场比赛的控球率却没有超过对手。在此前的五轮比赛里,除了和上港、国安的两场比赛之外,泰达在其他三场对阵重庆、永昌、华夏的比赛中,全场控球率都超过了50%。

  省去了在本方半场的无效控球,直观的反馈就是这两场比赛中,泰达在进攻上一场好过一场。从两场比赛的赛后数据来看,泰达和青岛比赛中,有7脚射门,和武汉的比赛中射门数高达22脚。而王宝山带队打的第一场到第二场比赛,中间只间隔了4天,要在人员和体能上去做大的改变不现实,只能先从打法上进行调整,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取巧”。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这种“取巧”也可以从两场比赛中的一个重要变化,看到王宝山改造球队取得效果的一面。和青岛黄海的比赛中,泰达在对手控球时的体能消耗,要远大于自身控球时的消耗,比如在黄海控球时,泰达的总跑动距离为40077米,冲刺距离为990米,高强度跑动为2080米;在己方控球时,总跑动距离为35354米,冲刺距离为783米,高强度跑为1537米——跟前五轮比赛一样,泰达虽然不再盲目追求控球率,也舍弃了中后场无谓的传导,但实际上,大部分的体能都消耗在对手控球时候的被动防守上。

  间隔四天后的第二场,这一项数据就发生了明显的转变。泰达和武汉卓尔这场比赛,在卓尔控球的时候,虽然总跑动距离上,泰达还是要高于自己控球时,但冲刺距离只有729米,高强度跑只有1590米;而在自己控球的44%时间里,球队的冲刺跑有1214米,高强度跑则是2237米。

  防守和进攻上的跑动数据对比,直接反映到了球队的进攻数据上。在和黄海的比赛中,泰达和对手攻入对方35米区域的次数比为50比36,但攻入禁区的次数比却为6比3;上一轮和武汉的比赛,双方攻入到对方35米区域的次数比为38比36,攻入禁区的次数比则为13比3。

  通过这几项数据对比可见,泰达在最近两场比赛中的高强度跑动,由被动防守消耗转变成为更多的向前进攻,虽然控球率和传球次数不占优势,但射门次数和威胁射门次数变多,进攻效率也得到了提升。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从已经打完的七轮比赛可以看出,泰达在苏州赛区是不具备竞争力的,在与潜在保级对手身上,输掉了六分之战。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球队长期凑不齐完整的锋线,乔纳森和阿奇姆彭相继负伤,上轮和武汉卓尔的比赛,为了争夺一场赛季首胜,阿奇姆彭也是在肩部受伤位置打了麻药才得以出场。

  当然,伤病问题会随着队医的治疗而得到缓解,外援问题也会随着新援利马的到来得到缓解——利马已在28日解除了隔离,按计划是29日下午或晚上抵达赛区,30日可跟队训练。

  眼下比较棘手的,是另一个原因——球队整体的体能问题。

  从第五轮与华夏那场6分之战开始,泰达的体能短板就暴露无遗。当时两队的目标是一样的,都要争夺赛季首胜,但泰达全场总跑动距离为102985米,华夏则是105781米,泰达总共比对手少了将近3000米,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差距。而从那场比赛的其他跑动数据来看,泰达在冲刺距离、高速跑动以及高强度跑动上,全部落后于对手。同样都是面对6分之战,这些主要数据都不如对方,那泰达球员是不想跑还是不想赢?当然不是,而是想跑却做不到。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王宝山接手后带队打的第一场,0比2负于黄海,赛后他直接指出了球员在比赛中过早地出现了体能下降。当时有少部分人还认为新教练有“甩锅”嫌疑。但教练是以数据说话的——在总跑动距离上,泰达为107641米,青岛为105697米,泰达比对手多了2000多米,但在冲刺、高速跑动、高强度跑动的距离和次数上却不及对手,且球队在这部分的数据反映出,体能被大量地消耗在了被动防守上。

  而后王宝山迅速在第二场和武汉卓尔的比赛中作出了调整:在球队体能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将体能分配到进攻环节。泰达很快在开局便取得了进球,而后到了下半场,随着主力球员体能的下降,泰达又落到了被动局面。赛后的主要数据对比如下:全场泰达总跑动102318米,冲刺距离为2049米、共计81次,高速跑动为1943米、共计146次,高强度跑动为3992米、共计227次;武汉全场总跑动102801米,冲刺距离为2389米、共计102次,高速跑动为2458米、共计173次,高强度跑动为4847米、共计275次。

  在总跑动距离上,泰达与卓尔差距不大,这一项甚至在和中超其他球队的差别也不大,但在高强度数据方面总是落后于对手,而实际上,往往决定比赛最终走势的,都是这些高强度的数据。

  有另外一项比较直观的数据,能够说明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上、下半场,泰达的跑动距离分别为52710米和49608米,武汉则是52236米和50565米。泰达在上半场的跑动还要多于对手,在对手半场的控球和跑动成为了数据的支撑,而到了下半场,武汉的跑动却上来了,弥补了双方上半时拉开的差距。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对比和华夏、青岛以及武汉的三场比赛,有个比较明显的变化是,泰达队在高强度跑的平均间隔时间上,是呈增长趋势——三场比赛的数据分别是4:03、4:05以及4:38。这说明,在一场比赛两次高强度启动之间,泰达球员的间隔是在变长,每一次高强度启动后,球员需要恢复的时间变长了。

  这个数据可以看作泰达在这段时间比赛的一个缩影。在以往正常的中超联赛中,每场比赛之间基本是间隔一周,球员有足够的恢复时间,每个赛季在打完半程联赛之后,球队也会有一个间歇期来重新上量补充体能。现实是今年比较特殊,赛会制的比赛,不可能给球队这个重新补充体能的机会,也不可能让球员有足够的恢复时间。

  在这一点上,说明在赛季前的训练中,至少对于第一阶段的体能储备是不足的,对于赛会制比赛的特殊性,也没有有效的应对方案。球队在眼下越是疲劳状态下,球员需要的恢复时间也就越多,这也是为什么,此前施蒂利克在和永昌比赛之前,说球队比对手多休息一天是优势,可最后球队还是没能拿下比赛的原因。

  如今的泰达,球员很努力,打法也在改变,近两场比赛的数据纵向比较,也是在逐渐向好,但还没有达到以往赛季的水平。在赛程密集的情况下,教练组也不可能去陡增训练量恶补体能,这样只会适得其反。这段时间里,教练组还是以慢慢调整为主,通过较短时间的高强度训练,去提高球员的恢复能力。

泰达高强度跑有所转变 整体体能棘手没有时间解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