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光亚:生日那天在下训练棋 男人三十再难也要拼

  原文来自:杭州棋院 围棋

  8月28日上午,用过早餐的龙元明城杭州队队员邬光亚回到房间,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看外头的雨水,给脑袋放空。这一天是休战日,龙元明城杭州队的其他队员都随承办方的安排,去参观动物园了,他没去。邬光亚说,他对看动物兴趣缺乏,与其和雨淋透的动物们对望,不如抓紧时间休息。 

  2020年“华为手机杯”全国围棋甲级联赛长兴站,前四轮,邬光亚的战绩是一胜3负。一个月前,他在杭州平淡地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一个武汉棋手,在这个特殊年份的寻常生日……

邬光亚:生日那天在下训练棋 男人三十再难也要拼

  记者:先说说自己前半程的发挥吧?

  邬光亚:不太满意吧。对赵晨宇那盘,有一步棋如果下对了,局面是可以五五开的,但我没把握住;昨天对陶欣然,AI判断我占优的时间更多,但还是出现了失误。感觉有些时候,自己明明已经看出这手棋不太行,但手上的动作还是下了下去,反应上的缺失有时让我懊恼,进入读秒后感觉脑子不是很清楚。

  记者:开赛前,有预料到现在的困难局面吗?

  邬光亚:老实说,没有。之前在杭州下的训练棋,再早些时候网上的几盘棋,我感觉从胜率到状态,都挺不错的,但到了正式比赛,完全不是这样了。联赛给我实际压力,远大于之前的训练赛,可能其他棋手对训练赛和联赛的投入是不一样的吧,我一直在全力以赴,但有些人训练棋可能会松懈一些。

  记者:在杭州下训练赛的时候,正巧是你的生日吧,有收到祝福吗?

  邬光亚:嗯,我生日那天(7月31日)下了一盘训练棋,非常普通。下完棋,我顺嘴提了一句,队友们也顺嘴说了祝福。感觉男生吧,很少回去记忆其他男生的生日(笑)。我也没觉得,这个生日有什么不同,跟我29岁,28岁生日一样呗。

  记者:但这个年份挺特殊的,特别你还是武汉棋手。

  邬光亚:的确,很特殊的年份。我的祖籍是武汉,但我出生在辽宁,两三岁不太记事的时候回武汉住过一年,然后就到北京学棋了。家里有老人还在武汉,平时过年会回去拜年,但我印象中,几乎没有整段、大块的时间在那里度过。

  记者:上半年,有遇到比较特别的事吗?

  邬光亚:那段时间,住在北京的爸妈每天都会给武汉的老人打电话,问身体状况,问家里东西够不够吃,问生活怎么样。很幸运,老人们平安过来了,当然,生活还是受到了很大影响,感觉挺折腾的。我身边几乎没有人问我武汉的情况,可能……熟悉我的人,都没把我当武汉人看待吧(笑)。

  记者:进入30岁后,参加围甲新赛季,和以前有没有什么不同?

  邬光亚:其实是有的。这几年,特别是今年的这几盘棋,感觉大部分棋手,因为接受了AI的判断理念,整体水平都在提升,举个例子:一盘棋,一名棋手出现了一个不太明显的失误,放在以前是可以忽略过去的,因为类似的失误双方都不少,但现在,这样的失误很可能导致整盘棋崩掉。

  记者:这种变化,在不同年龄段棋手上的变现也有不同吗?

  邬光亚:应该有的。小年龄段的棋手,在接受新事物最快的时间,碰到了这个事情,而年龄比较大的选手,本身思维逻辑,习惯都基本固定下来了,要改,是很难的。

  记者:去年采访你,目标是要在围甲达到胜率六成,今年的情况怎样?

  邬光亚:用客观的角度去评价吧,如果能达到50%的胜率,对我来说就是不错了的,当然如果我很拼的去练棋,下棋,或许会好一点。为什么说或许呢?围棋是一个很特殊的项目,很多时候,你不知道自己下的苦功,努力的方向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为什么有的棋手会比其他人优秀,是因为这些棋手有自己坚强的进步体系,还有自己的对战风格,这就是一个方向,而我在这方面,要不如一些。

  记者:你的发型是什么时候改变的?

  邬光亚:就上个月在杭州理的,生日前后。原先的发型时间长了,觉得有些邋遢,理短一点,精神一点。30岁的棋手会很难,但再难,也得拼下去嘛。

邬光亚:生日那天在下训练棋 男人三十再难也要拼

相关文章